温州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站地图 >

【身边清华人】闫浩:讲台就是我的“舞台”

时间:2019-11-06 19:31:47
【身边清华人】闫浩:讲台就是我的“舞台”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讲台就是我的“舞台”

———记航天航空学院博士后、助教闫浩

学生记者 杨晨康 陈祎祥 潘正道

【身边清华人】闫浩:讲台就是我的“舞台”

  人物档案

  闫浩,黑龙江齐齐哈尔市人,1983年出生,2002年~2006年在中国石油大学(华东)读本科,2006年进入清华大学周培源应用数学研究中心攻读应用数学博士学位,2012年1月博士毕业,同时进入清华大学航天航空学院流体力学博士后流动站工作。

  晚上9∶50,一教101教室坐在座位上、挤在过道中、站在窗台边的300多位同学陆续离去。闫浩站在讲台上,关上投影仪,收起电脑,微笑着目送同学们。

  这是闫浩连续第13个学期担任微积分助教。自2006年进入清华大学周培源应用数学中心读博,至今他已担任微积分I、II、III,微积分A(1)、A(2)、B(1)、B(2),文科数学,偏微分方程,线性代数等近20门课程的助教,平均每年授课约1200人次。最忙碌的时候,他曾同时担任四门微积分课程的助教,每周有12个课时量的教学任务。

  闫浩的名字在清华学生中广为流传,他的微积分习题课永远是场场爆满,“去听他的习题课”成为学习微积分的 “秘诀”,从学长传到学弟,同学们亲昵地把他称作 “清华第一助教”。百年校庆期间,他作为学生代表之一,得到胡锦涛总书记的亲切接见。

  闫浩把助教这个看似平凡、却绝不简单的工作做到了极致。

讲台上“有时就像演戏一样”<黑龙江哪里医院看癫痫病最好/strong>

  “2007年3月四教202室,我第一次作为微积分习题课助教走上清华的讲台”,回忆起初次上课的情形,这个高大魁梧的东北男孩目光闪亮。第一堂课的反响非常好,更让他出乎意料的是,从第二堂课开始,就有学生慕名前来旁听,这使他深受鼓舞,对教学充满了兴趣。

  “一堂好的习题课就像一场精彩的演出,不仅要牢牢吸引‘观众’的注意力,还要留有余味。”闫浩这样比喻自己的教学感受。“零失误,不能有差错,更重要的是‘入戏’,要把枯燥的习题讲得妙趣横生、深入浅出,这很有挑战性。有时就像演员演戏一样,既要研究‘剧本’,也要揣摩‘人物’。”毫无疑问,闫浩是个追求完美的“演员”。

  为了实现“零失误”,闫浩每堂习题课至少要提前一周备课。刚开始由于不自信,他就站在镜子前给自己上课,像演员准备台词一样,同时调整表情、神态和举止。有时这样的“独白戏”一演就是半天仍不知疲惫。青海治疗癫痫的药物有哪些>

  2008年起,“闫浩教微积分”的人人网账号正式注册,此后两次因好友数达到上限不得不注册新号,至今总粉丝量已达数万人。随着他的习题课知名度越来越高,闫浩上课的教室逐渐从只有几十个座位的四教 202换成可容纳几百人的一教101,可依旧场场爆满,很多来不及占座位的同学就坐在窗台上聚精会神地聆听。

  “‘浩哥’的习题课不呆板沉闷,他善于把难理解的公式定理编成口诀,例如他发明了分部积分 ‘反对幂指三可瞬间看出原函数’等等,朗朗上口,易学易记。”水利系大二学生程玺是闫浩习题课的忠实“粉丝”。

  化工系大四学生胡嵩智回忆起当年和同学们一起挤在四教听闫浩习题课时的情形仍然记忆犹新,私下里他和同学们开玩笑地对闫浩说:“下次习题课改五教吧!”“去六教300吧!”“这哪够,还是去综体吧!”同学们真心地喜爱他。

  闫浩的习题课不仅是答疑解惑,更是用一种贴近同学们生活的语言,一种极具亲和力的方式梳理知识的脉络,“他把习题课讲出了水平,更讲出了精彩”,这是同学们的普遍共识。

讲台下“做助教是个良心活儿”

  安静独处的时候,闫浩喜欢戴着耳机听着音乐,在脑中仔细回忆课堂上的每一个细微之处,一帧一帧画面像是放电影一样不断被重现、放大、纠正。精彩的习题课背后,凝聚的是闫浩在教学上的倾情投入和付出。

  微积分是数学的一门基础学科,由于课程难度大又十分重要,成为大部分理工科学生进入大学以后需要克服的 “第一道坎儿”。但由于课时有限,任课教师很少会对习题进行充分讲解,习题课正好补充了这一点。

  为了提高习题课的利用效率郑州癫痫病可以药物治愈吗,闫浩在课余时间翻阅了大量与教学方法相关的书籍和资料,“‘自己学明白’和‘给人讲明白’是两种不同的境界,我希望通过习题课让同学们不仅知道如何解题,更能掌握背后知识点的联系。”

  为了扭转习题课枯燥无趣的刻板印象,闫浩花了很多心思琢磨同学们的心理状态。比如,课前他会放一些动感音乐,在讲解某些知识点的时候,他会不失时机地抖出笑料包袱活跃课堂气氛。这些都出自于他的精心设计,“抖包袱不是单纯为了让大家放松,也希望帮助同学们更好地记住知识点。”闫浩说。

  2007年,闫浩自费购置手写平板电脑,在教学中率先引入“平板电脑+投影仪”这种现代化的组合工具。他还积极利用多媒体的力量,将习题课录像发布在视频网站上,方便同学们课后复习,在线交流,受到了同学们的普遍欢迎。

  “教师在教授学生知识的同时,他的品行也会感染学生们。有时一句鼓励的话,可以让他们增强信心,浓厚科研兴趣;一次耐心深入的讲解,会让他们对这门学科肃然起敬。”闫浩在第26次学生思想政治工作研讨会上从助教的角度探讨本科生教育问题。

  “做助教是个良心活儿”,闫浩深有感触。习题课常规要求是2学时,但他每次都坚持讲3学时。因为在他看来,助教是责任,更是兴趣,也与梦想有关。

  其实闫浩的第一次助教经历是在来清华之前。“1999年我就登上讲台了。”闫浩笑谈。那时闫浩是高中班里的数学课代表,为同学们每周一节的 “答疑课”,是他的专属时间。“那时的梦想就是以后能当老师”,闫浩享受那一刻站在“舞台”中央的感觉。

“做一名老师无论在哪儿”

  就像许多演员可以把与自己性格截然相反的角色演得惟妙惟肖一样,下了讲台,生活中的闫浩也有自己的另一面。

  “其实还是常常会有苦恼。”生活中的闫浩语速较课堂慢了许多。清华的研究生面临着很大的科研和生活压力,助教工作有时难免会与此形成不小的冲突。当其他同学结束一整天忙碌的学习,享受生活的惬意与轻松时,他还埋首在书桌前为了第二天的习题课作着准备。“特别是写博士论文那段时间,常常熬夜改论文,第二天还要去上课,课上和课下的自己完全是两个状态。”

  “可能很多人不理解,但每个人总有最适合自己的角色,我想我还是最喜欢站在讲台上的那种感觉。”对于教学的热爱,是支持闫浩站在讲台上的最大动力。

  谈到科研与助教工作二者如何协调,在闫浩看来,二者处理得当更可相互促进。“每当感到科研压力大时,上完习题课就顿时觉得精神舒畅;而且微积分和线性代数是数学基础课,很多后续课程和研究都是这两门课不同方向上的延伸。有一次,一个科研中的结论很久没有证明出来,但在一次习题课后,一道题目让我来了灵感,很快就解决了这个难点。”闫浩说。

  “从当初的六字班一直教到如今的一字班。有许多人问我,是什么力量让你坚持了这么久?我想,如果说科研工作让我领悟到什么是探索与求证,那么当助教的经历则让我顿悟什么是学以致用、什么是育人所需。”在2012年春季研究生毕业典礼上,闫浩作为毕业生代表动情地回忆起自己六年的助教经历。

  助教的经历也让闫浩意外收获了更多人的关注。热能系、汽车系学生节邀请他客串演出,绿色协会“地球一小时”宣传片邀请他出镜,水利系节水活动邀请他“代言”,学校“清风明辩”大赛邀请他作为辩论赛主席,他独特的主持风格被称为“闫浩体”。去年毕业季,闫浩送走了他作为“助教”身份的最后一批学生,也取得了自己在清华的数学博士学位,进入航天航空学院博士后流动站工作。

  然而,“演出”仍然没有落幕。

  现在除了忙碌的科研工作,闫浩仍然担任航院飞行员班的助教工作,下学期他还将开课主讲“线性代数”,此外他还参与数学系微积分教材的编写,计划将自己的教学视频系统地整理出来,供更多同学使用。今年3月21日,闫浩度过了自己而立之年的生日。谈到未来,他的规划简单清晰:“做一名老师。无论在哪儿,这是我从小的梦想”。 

  来源:新清华2013-4-19

------分隔线----------------------------